欢迎来到中国南方肿瘤临床研究协会(CSWOG)!

CSWOG动态CSWOG Dynamics

首页>>学术动态>>CSWOG动态详文

【POST-ASCO/POST-LUGANO淋巴瘤会议】金洁:Burkitt淋巴瘤诊断与治疗
发布时间:2015-07-14 08:28:00

   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年会淋巴瘤专场暨POST-ASCO/POST-LUGANO淋巴瘤会议于6月27日举行,专场会议由中国南方肿瘤临床研究协会(CSWOG)承办,由林桐榆、朱军、石远凯、马军、高子芬教授担任主席。

    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、浙江大学血液病研究所金洁教授进行了题为“Burkitt淋巴瘤诊断与治疗”的报告。

金洁_副本.jpg

基础概况

    Burkitt淋巴瘤是与病毒相关和与HIV感染相关的人类肿瘤,是首个染色体易位导致肿瘤基因激活的肿瘤,及首个对单独化疗有效的儿童肿瘤,是在疟疾发病地区最常见的儿童肿瘤,跨越赤道两侧15°的中部非洲湿热地区也被称为“淋巴瘤带”。

    WHO将Burkitt淋巴瘤分为地方性、散发性、免疫缺陷相关性Burkitt淋巴瘤三类,其在细胞形态学、免疫表型和基因特征上相同。

    欧洲和北美成人Burkitt淋巴瘤占1%~2%,美国年新发Burkitt淋巴瘤患者约1200人,40岁以上多见,约占59%。儿童非霍奇金淋巴瘤中30%~40%为Burkitt淋巴瘤。

Burkitt淋巴瘤病因与EB病毒、疟疾、HIV感染相关。三种类型Burkitt淋巴瘤的共同特征是通过免疫球蛋白区的易位导致MYC基因激活,产生过多的MYC蛋白,进一步激活下游基因。

临床表现与诊断

    地方性Burkitt淋巴瘤患者多见于儿童,常见颌面部骨骼肿块,可累及骨髓和中枢。非地方性Burkitt淋巴瘤患者最常见腹部肿块,常伴腹水。其次是头部与颈部淋巴结肿大,累及鼻、咽喉、扁桃体、鼻窦,骨髓受累占20%。

    病理学:典型的Burkitt淋巴瘤镜下表现似满布星星的星空状图像,淋巴瘤细胞倍增时间很快,Ki67几乎高达100%,免疫标记CD20与CD79呈阳性,CD10与BCL6共表达,BCL2呈阴性,背景缺乏T细胞。可通过荧光原位杂交(FISH)检测到EB病毒编码的RNA。

    细胞遗传学:Burkitt淋巴瘤绝大多数存在累及MYC原癌基因8q24的8号染色体长臂易位。一般只有MYC易位,但也可存在17p-与13q-。t(8;14)(q24;q32)占70%~80%,t(2;8)(p12;q24)和t(8;22)(q24;q11)占10%~15%。三种染色体易位对于诊断非常重要,但MYC易位不是Burkitt淋巴瘤所特有,也有少数不出现MYC基因易位。研究显示Burkitt淋巴瘤伴13q-患者的5年生存率较低。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常有t(14;18),相对复杂,可进行鉴别。

    Burkitt淋巴瘤确诊需要通过显微镜和细胞免疫学分析,应行凝血检查评价是否浸润肝脏及其受损程度,检测血尿酸、乳酸脱氢酶评价肿瘤细胞的复制程度,查EB病毒,必须行纵隔CT检查,以及骨髓常规检查及活检、腰穿检查,如有条件可行PET-CT。

    Burkitt淋巴瘤的预后由疾病的分期(疾病的侵袭范围)决定,St Jude/Murphy分级是最常用的分级系统。

治疗

    应在化疗开始前确诊是否存在疟疾、寄生虫感染并予相应治疗,明确HIV感染应在化疗后进行抗逆转录病毒治疗,应排除肺结核和卡波西肉瘤。

    对Burkitt淋巴瘤先予环磷酰胺(CTX)、地塞米松(DXM)、长春新碱(VCR)预治疗,然后给予大剂量CTX、甲氨蝶呤(MTX)、VCR、泼尼松、大剂量阿糖胞苷(Ara-C)、依托泊苷、异环磷酰胺治疗;或给予环磷酰胺+长春新碱+多柔比星+大剂量甲氨蝶呤,交替使用异环磷酰胺+依托泊苷+阿糖胞苷(CODOX-M/IVAC);环磷酰胺+长春新碱+多柔比星+地塞米松交替大剂量甲氨蝶呤+阿糖胞苷(Hyper-CVAD)、剂量调整的依托泊苷+泼尼松+长春新碱+环磷酰胺+多柔比星(DA-EPOCH)方案化疗。

美国M.D安德森癌症中心应用Hyper-CVAD联合利妥昔单抗(R)治疗Burkitt淋巴瘤患者(29%>60岁),完全缓解(CR)率为89%。Hyper-CVAD显著提高了疗效。DA-EPOCH联合R治疗3例患者2年的总生存(OS)率为33%。

    治疗应注意以下事项:快速诊断,一旦确诊应尽快开始治疗,小心使用利妥昔单抗+大剂量甲氨蝶呤(R-HD-MTX)为基础的治疗方案,并给予最佳支持治疗,治疗高龄、有并发症和肾衰竭的患者应用R+DA-EPOCH方案。分期始终要考虑骨髓取样和腰椎穿刺结果,注意预防和及时处理溶瘤综合征,放疗对Burkitt淋巴瘤效果不佳。

    Burkitt淋巴瘤细胞强烈依赖于MYC和TCF3转录因子,可期待的Burkitt淋巴瘤治疗方向包括针对MYC原癌基因的BET bromodomain抑制剂,作用于B细胞抗原受体(BCR)增强的磷脂酰肌醇磷酸化信号通路的Ibrutinib和Idelalisib,以及DAN甲基转移酶抑制剂、作用于细胞周期依赖性激酶的抑制剂和蛋白体抑制剂等。Burkitt淋巴瘤可能有靶向制剂可以应用,也可与R+DA-EPOCH方案合用。

本文转自:《中国医学论坛报》“壹生”APP平台


 

© 2006-2013 TGVISION中国南方肿瘤临床研究协会(CSWOG). All Right Reserved. ICP备15029838号-1
技术支持:品拓互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