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中国南方肿瘤临床研究协会(CSWOG)!

CSWOG动态CSWOG Dynamics

首页>>学术动态>>CSWOG动态详文

【POST-ASCO/POST-LUGANO淋巴瘤会议】王华庆:霍奇金淋巴瘤治疗回顾与最新进展
发布时间:2015-07-14 08:26:00

   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年会淋巴瘤专场暨POST-ASCO/POST-LUGANO淋巴瘤会议于6月27日举行,专场会议由中国南方肿瘤临床研究协会(CSWOG)承办,由林桐榆、朱军、石远凯、马军、高子芬教授担任主席。

    南开大学天津人民医院肿瘤诊治中心、天津市中西医结合肿瘤研究所王华庆教授进行了题为“霍奇金淋巴瘤治疗回顾与最新进展”的报告。

王华庆_副本.jpg

    霍奇金淋巴瘤(HL)是一种容易治愈的肿瘤,但仍存在肿瘤生物学特性、患者临床表现以及预后转归方面的异质性,一旦进入复发/难治阶段,无论是有效治疗手段或患者预后,都不容乐观。同时,分子生物标志物并未常规应用至临床实践中,HL治疗多依据临床因素指导预后。

    因为初始治疗的治愈率高,患者有比较乐观的生存期,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更应该注重个体化,关注与肿瘤治疗相关的远期副作用,包括生殖功能影响、继发肿瘤、心脏毒性、肺毒性、生活质量等问题,以进一步改良和优化现有的治疗方案。

    王教授从早期预后良好的患者、早期预后不良的患者以及晚期患者(Ann Arbor分期)3个层面,探讨了HL的治疗策略。

早期预后良好患者

    德国的GHSG HD10研究探讨了在早期预后良好的患者中,减少化疗疗程(ABVD从4疗程减至2疗程)和(或)降低放疗剂量(从30 Gy减至20 Gy),是否可行。结果显示,治疗策略的调整对患者OS并无显著影响。但是,治疗相关不良反应的减轻会使患者获益。

    GHSG HD13研究也同样显示,将化疗方案减为AVD,对患者的5年无失败生存(FFTF)亦无显著影响。

    来自英国的RAPID研究结果提示,PET评估可以鉴别早期HL患者3个周期ABVD方案治疗后预后良好的人群,但关键在于高质量的PET影像评估(研究中采用中央评估审核以及阴性结果的保守定义);同时,PET指导下的治疗对于患者10年乃至20年的生存和死亡影响需要长期的随访结果证实。

早期预后不良患者

    对于预后不良的早期患者,HD 14研究纳入1528例患者,评估了增强化疗强度的可能性,主要研究终点是FFTF,次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(PFS)和治疗相关毒性。结果显示,BEACOPPesc组5年FFTP(98.4%对87.7%)和PFS(95.4%对89.1%)均优于ABVD组,但是前者的毒性反应也增高。

    而H11研究发现,若给予20 Gy IFRT,BEACOPPbaseline优于ABVD,但在30 Gy时,两组诱导方案疗效无差异。考虑到BEACOPP的毒性,H11研究结论为,4周期ABVD联合30 Gy放疗可以作为HL治疗的标准方案。

    正在进行的HD17研究,将探讨PET在治疗中早期区分不同预后的患者的价值,结果值得期待。

晚期HL的治疗问题

    晚期HL的治疗面临两个问题,标准的诱导治疗手段是什么(ABVD方案或是escBEACOPP方案)?PET能否指导个体化治疗?

    大多数学者认为,ABVD可作为III~IV期HL标准一线化疗方案,美国的一项III期临床研究(E2496)在晚期HL中比较ABVD方案与Standford V方案,发现中位随访6.4年后,两组的FFS和OS均无显著差异。然而,ABVD方案也存在不尽如人意之处,博来霉素的肺毒性、方案在特定亚组中的有效性较低(如>65岁的患者)、多数患者的肿瘤长期控制率并不足够好等。

    HD 15研究在晚期患者中探讨了不同BEACOPP方案之间的疗效,发现8周期BEACOPP方案在FFTP方面最优。HD 9研究的10年随访结果显示,与BEACOPP基础方案相比,BEACOPP强化方案可以为60岁以下患者带来FFTP和OS方面的获益,但是也带来其继发恶性肿瘤、AML/MDS发病升高的结果。

    因此,王华庆教授认为,在临床实践中,ABVD与BEACOPP方案的选择,仍需要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决定。

    另一方面,多项研究评估了PET指导晚期HL患者个体化治疗的可行性。其中,今年Lugano会议上报道的UK RATHL研究显示,2周期ABVD方案后PET阴性的患者放弃博来霉素是安全的;PET阳性患者接受BEACOPPesc方案目前来看预后较好;但是在HL中,PET扫描并不是“全部(total)”的答案,2个周期ABVD方案后PET阴性的患者中仍有15%出现PFS事件,再一次证实了S0816的经验。

从传统治疗到靶向治疗

   CD30表达于霍奇金淋巴瘤表面,brentuximab vedotin通过偶联细胞毒药物增加了临床活性,同时避免过高的毒性。AVD+brentuximab vedotin对比ABVD方案治疗晚期HL的ECHELON-1研究,brentuximab vedotin对比安慰剂治疗移植后高危复发难治HL的III期研究,都在进行中,结果值得关注。此外,多种治疗HL的药物正在临床试验研究中,例如免疫靶向药物nivolumab、pembrolizumab,其他治疗新药包括依维莫司、panobinostat、idelalisib等。此外,鉴于利妥昔单抗(R)单药在NLPHL中的有效率和安全性,未来R联合化疗可能是临床研究者的合理考虑。

    王华庆教授认为,传统治疗与靶向治疗的结合,可能是HL治疗的未来方向。为进一步提升中国HL的研究水平以及HL患者的治疗效果,中国学者应该加入到更多的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中去。

本文转自:《中国医学论坛报》“壹生”APP平台

© 2006-2013 TGVISION中国南方肿瘤临床研究协会(CSWOG). All Right Reserved. ICP备15029838号-1
技术支持:品拓互联